泡吧往事

突然想想,自己快一年没有去酒吧了。
很久以前,喝酒经常去的是路边的大排档。当时公司配了摩托车,下班后和同事风驰电挚地在马路上追逐,前往聚餐点,然后在那里互灌啤酒。
十年前,Kelvin哥带我和图哥踏进了位于广州淘金路的黑豹吧,那是当年广州非常heat的迪厅,第一次感受了酒吧文化。摇弋的灯光下看到疯狂的男男女女脸庞。惊奇地发现舞池里还有些孔武有力,手臂粗壮的女民工在扭动着腰肢,可能那里离外地打工仔聚居的沙河村很近,而且女士免费,故女民工们也喜欢在这里发泄一下。后来这个夜场由于发生打死人的事情,被停业,销声匿迹了。
Kelvin哥是我的就同事,也是我下班后的偶像. 貌似性格差异甚大的我俩,竟成了要好的朋友.他纵横酒吧夜店若干年,踏遍广州的夜场,足迹还延伸至珠三角各大城市,长沙,武汉,成都,重庆。爱搽香水的他(他的一位女下属曾说有一次她在填写业绩版,突然闻到一股浓烈的香水味道,知道老板飘然而至了), 凭着这股浓烈的香水和独特的成熟男人自信和魅力,在酒吧斩女无数。
早期我曾经问过Kelvin,你和美女坐在吵吵嚷嚷的酒吧里,到底聊些什么啊? 他沉思片刻,然后缓缓地说: "泡吧的最高境界,就是你眼望着我眼,一句话也不用说". 哦,原来一切尽在不言中.
踏入黑豹吧不久,竟然跳槽到了嘉士伯公司. 嘉士伯主要销量在夜店,于是一周7天,基本4到5天都流连于各大夜场.有人说,经营夜店的都是一批社会的精英。 据说当年广州的face club, 开了几个月就收回了投资。这批古惑仔精英深悟黑白两道的生存周旋法则和商业规则,每个晚上攫取着斗金.在那接近一年的时间内,与他们的接触让我了解了城市中精彩的一群人,打交道的客户从最潮流的D&D,焦点,金色年华,到白云区的纯为劈酒的简陋酒吧, 再去到清远,韶关,云浮,肇庆等不算富裕的粤西北城市.
如果不是在工作,你会被夜店的生活所吸引.这里集合了让你兴奋的各种元素: 酒精,美女,音乐,时装, 舞姿……. 所以夜店生活总是潮男潮女的不可或缺一环.游戏也是少不了的,大话骰, One Two, 猜梅(如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等), 不同时间会有各种有趣的游戏流行,目标只有一个,让你喝得不省人事.
啤酒和洋酒公司会竭尽所能地做各种推广活动,一方面希望把品牌建立在酒客中,另一方面最现实地马上在活动的现场拿到销量.有次我去face club观看对手喜力做的一场全国DJ巡回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其中一个DJ一边打碟,一边还穿插表演了一段滚轴溜冰.
一般情况下广东的酒客也是最现实的,不管你是浸淫着上百年酒文化的国际品牌, 还是在夜店土得掉渣的本地珠江,青岛, 点什么酒关键看有没有美女向他们推销. 除了几个类似百威不用PG(Promotion Girl)也可以有自然销量外,象嘉士伯这种品牌,没有了PG, 销量就急速坠落,被其他有驻场PG的品牌抢去了销量.
离开了啤酒公司, 有一两年的时间差不多每周都跟着Kelvin去泡吧. 去得最多的是环市路一带的大篷车,露点,木子吧.最恨是"大篷车"的黑人DJ,每晚老是翻来覆去地播一些曲目,虽然它们都是经典.也认识了Kelvin不少有趣的朋友,在宏城广场开服装店的小姚,在丁家宜工作的营销精英罗密欧,因秃顶而一脸老态的他的同学……
喝酒的风潮也从啤酒转向了洋酒,坐在夜场里,即使手里拿着一瓶喜力,也时尚不起来。换了一批杰克丹尼或者芝华士,身份完全不一样。很喜欢酒吧里看到的杰克丹尼的Slogan,, " Jack Daniel, mixed with Coke, ice and friends"
后来工作需要常驻外地以及出差,去到每个城市的头1,2天,晚上我都会逛逛当地最热门的夜店.职业习惯成了生活习惯了.
01年和多美滋的同事出差到上海,感受到站在改革前沿的上海与93年毕业实行所看到的上海有了巨大的变化.高楼耸立,内环穿行.期间晚上和同事们去了宝来娜和海神诺福特的酒吧. 发现上海酒吧里乐队多是来自东南亚的,素质比广州高很多,特别是演唱英文歌的时候.
02年世界杯期间,和Kelvin去了趟深圳,躲在酒店里看比赛.晚上和当时还在深圳王老吉打工的杨超人去迪厅里喝酒.喝到兴奋时,酒吧内不断有人跳上台狂跳. 平常木讷的超人,也按捺不住,蹦到台上,站在最前面,领着大家晃动这身体.这事留作我们的话柄,不时在超人的太太和朋友前进行回放,谈论。
有一次在海口, 晚上和同事阿龙去了"中华园"蹦迪喝酒.2点多出来的时候有点脚步蹒跚. 开车时我一脚油门和方向盘没控制好, 车子撞凹了旁边一辆无人SUV. 在保安的喝令下,我们只好乖乖地下车,等待和盘算着如何与此车主人讨价还价.等了十来分钟,一伙人吆喝着来到SUV旁,跳上了车.兴许也喝高了,没看到车子出了状况.冲着保安嚷嚷着就把车开了出去.这种情况下,保安不说什么了,朝我们挥挥手.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我们也跳上车,扬长而去,逃过一劫.
03年踏足长沙的第一个晚上,住在万代酒店. 吃完饭就晃去了解放路酒吧一条街,进去最火的“魅力四射”。没来之前,早听说长沙的酒吧气氛最好,现在确实是领教到了,台上主持人一呼喊,台下是百万民众热烈呼应。广州是找不到这样的场子的,怪不得长沙的酒吧曾经破了百威中国单场单晚销量的记录。后来04年离别长沙的晚上,在与同事欢聚的最后一场,又到了“魅力四射”,也算头尾呼应了。末段几杯没兑饮料的Gin Bean喝到肚子里之后,就不省人事,要同事抬了回去。
前2年和来自英伦的同事David喝了几趟酒,David是真正的酒中高手,懂得如何去品酒.例如喝干邑的时候,可以手握着酒杯,让热度传到酒里. 就象武林高手一样,内力把酒香逼出来.这时候你把酒杯放到鼻子底下闻,可体验何为之酒的芳香.其挑选红酒的功夫也是一绝,可惜没有强力的经济实力在后面让你去实践,这招很难学会.
喝酒拼的是体力,以前甚少喝醉酒,故能毫无顾忌地畅饮。碰到些不肯低调的人,决意奉陪到底把他喝倒。 可最近这2年,只要畅饮,醉倒的次数比不倒的次数多。故现在喝酒,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克制。这样也把泡吧的乐趣减低了。于是,也实际上告别了泡吧的生活。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泡吧往事

  1. 说道:

    45度仰视Benny。。。绝对

  2. Christy说道:

    I didn\’t know that you were such a "Bar Animal". Can\’t imagin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