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的理想主义 [丁家乐]

http://gcontent.oeeee.com/a/1d/a1dc88a49b4e8487/Blog/c17/643292.html

庞小伟告诉创业者,天使就是煤老板,除了钱,他们什么都不能提供(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庞小伟

C FP供图
最天使系列之天使湾(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SouthernMetropolisDailyMark 南都网)
2011年11月5日,天使湾创投“聚变第一期”的DemoDay(展示日)在杭州万松书院正谊堂举行。15个经过三个月封闭式开发集训的互联网创业团队,50多家风险投资基金合伙人和天使投资人,让这座素来以“休闲旅游之都”闻名的江南城市顷刻间有了一种被互联网创业大潮席卷的感觉。
也就是在这之前几天,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国内最知名的创业孵化器创新工场C E O李开复在TechC runchD isrupt大会上宣布,从去年开始,创新工场已经降低了孵化器的功能,并在向风险投资方向转型。
这不禁让人心生好奇。如果连李开复这样无论在国外LP投资人那里还是国内众多创业青年心目中都颇有影响力的人物都已经开始放弃孵化器,天使湾创投C EO庞小伟又何以能胜任此角色?究竟是“孵化器”这股风潮足足花了两年的时间才从北京传到杭州,还是继李开复和创新工场之后,天使湾正在试图摸索一条新的“孵化器”发展路径?
愿景式投资人
决定一个VC是不是愿景式投资人,首先取决于基金的周期长度和投资者的心态;其次,是看投资条款是否友好,因为公司最终是属于创业者,而不是VC的。
国内的早期创投圈,名人众多,与李开复、薛蛮子、徐小平等人相比,庞小伟坦言自己是个“N obody”(无名之辈)。2010年底,他从自己创办的第二家公司“E都市”退出,成立“天使湾创投”,进入专注于互联网的早期机构投资领域,但在如何为天使湾定性的问题上,他却不愿意套用流行的“孵化器”概念。
“我觉得,首先要分清楚自己到底是一个创业者,还是一个投资人,这是大是大非的立场问题。”每当被问到“天使湾是不是一个孵化器”之类的问题,庞小伟总会这样澄清。
在他的观念里,同为“孵化器”,Y-Com binator(本刊今年6月27日做过详细报道)是一家投资机构,以1.7万美元的投资金额换取7%的股权,只提供3个月的集中开发期,对项目团队之后的发展不具备控制力;而IdeasL ab则是一家创业公司,由投资方提供或决定项目发展的方向与思路,占取较大比例的股份,旗下“孵化”的团队更像是为它打工的项目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天使湾更像前者,提供天使投资和孵化投资两种投资服务。前者的投资金额在50万至600万人民币之间,常年开放;后者,则是以20万人民币的投资金额换取8%股份,有创业团队和创业设想即可申请,每年两期。
站在投资方的角度,这位毕业于上海交大高电压技术与设备专业,却同时也曾担任过交大白岩诗社社长的新创基金C E O,又喜欢以诗人的方式,在传统的战略投资者和财务投资者的分类之外再分出一类“愿景式投资人”。
在他的定义下,愿景式投资人首先指的是创业者自己。这类投资者既有着实现财务回报或财富梦想的需求,又抱着“改变什么东西,创造什么东西,解决什么问题”的愿景。而决定一个V C是不是愿景式投资人,首先取决于基金的周期长度和投资者的心态,在他看来,创业公司至少需要5年的时间积累;其次,是看投资条款是否友好,因为公司最终是
from 随波逐流: http://344701965.qzone.qq.com/blog/1320659873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